• <blockquote id="6m86g"></blockquote>
  • <option id="6m86g"></option>
  • <blockquote id="6m86g"><input id="6m86g"></input></blockquote>

    闡釋學“心理移情”方法對張愛玲小說中“情感因素”翻譯的作用

    來源:網絡(www.dcddqc.com) 作者:劉紅 發表于:2011-05-06 12:11  點擊:
    【關健詞】張愛玲;翻譯;情感
    在對文學作品的翻譯中,原文作者主觀的因素是翻譯過程中的一大難題,如果譯者把握不好會導致情感或思想表達上的誤差,文學翻譯會變得遜色。尤其在張愛玲這樣的傳奇女性作家的作品中,獨特和細膩的情感表達賦予作品更強的生命,同時也對譯者的翻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本文

    一、張愛玲小說中的愛、恨、情、仇
      張愛玲的作品以言情為主,可以說男女之情是貫穿她全部創作的一條線索。她認為:男女之情乃人之大欲,作為生命過程的重大現象,負載著深刻的人性內容,揭示著人生的真諦,她的小說著力表現男女之間的感應、磨檫、摸索、閃避,如此種種,均在她的作品中得到了細致入微的刻畫;另外,她所著力表現的不是戀愛者超凡脫俗的一面,而恰恰是他們凡俗的一面[4]。由于出生在沒落的貴族家庭,家庭的殘破和親情的殘缺以及自身愛情婚姻的不幸使得她把愛情家庭投射到自己的作品中去,她的作品中的主人翁是女人,女人的不幸構成了她寫作的主題。《傾城之戀》中白流蘇面對生存的困境,她只能將婚姻作為唯一得以走出困境的方法,于是與范柳源之間開展了一場高調愛情;范柳源旨在求歡,白流蘇意在生存,最終是香港的淪陷成全了流蘇的婚姻,流蘇最后得到的愛情看似完滿卻余留著一絲悲涼。她在《傾城之戀》中寫道:“這一代被吸收到朱紅灑金的輝煌的背景里去,一點一點的淡金是從前的人的怯怯的眼睛”[3]。對于這樣豐富的情感,譯者采取怎樣的翻譯策略是一個嚴峻的嚴峻的問題,譯者在翻譯是應借助巧妙的翻譯方法,闡釋學為這樣的情感因素的翻譯提供方法論的指導。
      二、闡釋學“心理移情”對情感因素翻譯的作用
      “心理移情”是闡釋學家施萊爾馬赫應用的心理學研究方法,即像作者一樣去思考。施萊爾馬赫指出:“被寫的東西常常是在不同于解釋者生活的時代的另一個時代,不同于解釋者的情感的另一種情感中被創造出來的,盡管譯者和作者之間是有差異的,但是這種差異是可以消除的”[2]。“心理移情”的心理學方法實現了譯者與作者的心理轉換,譯者可以通過這樣的方法化成作者本人,化為作者的對象和旁聽者去理解文章中的情感因素,在原文的情感在譯文中也能夠飽滿。在此過程中與作者和譯者產生情感共鳴。
      (一)與作者產生情感共鳴
      施萊爾馬赫認為:“讀者對文本的理解和解釋不能只是停留在文本的字面意思,而是應該深入到作者的思想深處,把握作者的精神,要理解和解釋作者的精神世界不能只停留在文字表面而要走進作者的生活”。對于張愛玲的豐富情感,走進她的生活并與其生活產生類似的情感,意志和情緒等因素,對了解其作品非常重要。通過心理移情方法,譯者可以讀與原文作者產生情感上的共鳴。
      在《傾城之戀》中,徐太太對流蘇說道說道:“找事都是假的,還是找個人是真的”譯者翻譯為:“Looking for a job won't get you anywhere.But looking for somebody is the way to go”[1].譯者在這個句子中很好的用到了“a job won't get you anywhere”體現了流蘇想逃脫家庭冷漠和這個世俗的社會的急切心情,如果譯者直譯為looking for a job is wrong的話就會失掉要表達的深刻的含義。從Looking for somebody is the way to go這句翻譯看出男權社會女人的依附感和又怕又不得已的選擇。這樣翻譯達到了很好的表達效果。此時,譯者與作者在情感上與作者產生了共鳴,也深刻地體會了作者塑造的流蘇的悲慘的命運,家庭的冷漠和婚姻的不幸成為她精神上的枷鎖。譯者翻譯時關注的不僅是語言本身還更多的關注了語言隱含的情感因素,在翻譯中意譯方法也是闡釋學中心理移情的一種方法。
      (二)與讀者產生情感共鳴
      好的翻譯應該兼顧作者和譯者的情感考慮,譯者在翻譯過程中不僅僅是滿足于作者的情感共鳴,也應該與讀者在情感上有預期的交流,讀者的期待視域應該與譯者翻譯中傳達的情感融合在一起,在新的文本中產生于原文相一致的情感共鳴。原文中徐太太說:“你就是剃了頭發當姑子去,化個緣罷,也還是塵緣-離不了人”譯者譯為“Shave your head,become a nun, and when you beg for alms you'll still have to deal with people-you can't just leave the human race”.譯者在此的翻譯采用了直譯,deal with people及can't just leave the human race當讀者讀此譯文時每個單詞都能體現社會對女人的不公及社會的悲涼,女人的命運在社會中成了一個不足為奇的犧牲品,即使乞討也要deal with people,離不開社會和人的無情。翻譯中我們評論的不僅是文字本身,情感更是一個更重要的標準,直譯也是心理移情的另一種方法
      三、結論
       “心理移情”的方法給文章的翻譯提供了方法論指導,譯者根據不同的情感需求選擇不同的翻譯策略,使翻譯過程中的情感因素不是單純復寫的過程,而是一個充分表達的過程,在此方法論的指導下,譯者,作者與讀者的情感得到很好的融合。
      參考文獻:
      [1]Karen S Kingsbury.Love in a Fallen City,Penguin Modern Classics,2007.
      [2]孟慶樞,楊守森.西方文論[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
      [3]喬以鋼.張愛玲的女性觀及前期創作[J].中國文化研究,1998.
      [4]張愛玲.傾城之戀[M].花城出版社,1997.
     

    (責任編輯:南粵論文中心)轉貼于南粵論文中心: http://www.dcddqc.com(代寫代發論文_畢業論文帶寫_廣州職稱論文代發_廣州論文網)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版權聲明:因本文均來自于網絡,如果有版權方面侵犯,請及時聯系本站刪除.

    adc影库,欧美大色妞,国产在线视频分类精品,无遮挡一级毛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