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肯·瓊斯科幻影片的審美訴求

來源:nylw.net 作者:王青 成卓 發表于:2016-01-14 13:29  點擊:
【關健詞】鄧肯·瓊斯;科幻影片;審美訴求
 [摘要]新銳導演鄧肯·瓊斯以選材新穎和構思奇異而聞名,其科幻電影用極簡的畫面構圖、有限空間和人物設定,成功地勾勒了跳脫出現實世界的域外空間,從不同于常人的思維視角反思人類生存和人性的哲學問題,形成屬于自己的科幻題材電影的獨特風格與審美訴求。文章從結構安排和節奏掌控、視覺表現和鏡頭語言、情節把控和主題設置三個方面,以其兩部代表作品《月球》和《源代碼》為參考對象,來簡要分析鄧肯·瓊斯科幻影片的審美訴求。

          一個藝術創作者成功的關鍵,在于其區別于其他創作者的藝術風格,而這種令眾多藝術追求者求之不得的獨特風格可能來源于三種不同的途徑:第一是天賦,不可否認有極少數人是天賦異稟的,而有的人即便再勤奮努力也無濟于事;第二是環境,成長背景的影響及后天環境的熏陶;第三是學識,能有所成就的人,要么是有深厚的理論知識積淀,要么是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閱歷豐富,我們皆視為學識的范疇——而對于英國導演鄧肯·瓊斯來講,他幾乎占盡了這三方面條件,成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鄧肯·瓊斯是搖滾傳奇大衛·鮑伊(也曾參演多部電影)和前妻安吉拉·鮑伊的兒子。作為一位導演,鄧肯·瓊斯有比別人更豐富的教育經歷:他1995年從美國俄亥俄州Wooster文理學院哲學系畢業,隨后進入田納西范德堡大學攻讀博士學位,但是中途退學去了倫敦電影學院;大學期間,鄧肯·瓊斯對人工智能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并進行了研究。不難想象,鄧肯·瓊斯的家庭背景、成長環境及其所受的教育,都對他日后的藝術道路、藝術風格乃至審美追求產生了不容忽視的影響。[1]
一、結構安排和節奏掌控:重復與呼應的美感
受學術背景的深刻影響,鄧肯·瓊斯的電影作品在結構安排和節奏把控上體現出高度的嚴謹度和緊湊度,而這種結構的嚴謹和節奏的緊湊通常是以某一特定場景的反復出現或前后情節的呼應來實現的。[2]鄧肯·瓊斯的科幻題材影片選取的素材和故事雖然構思奇異,但是故事情節和梗概通常并不復雜。以清晰的故事情節發展為主線,一方面可以保證為影片受眾在理解故事情節上節省時間,而把充分的時間留給細節處理;另一方面可以為影片結構的各個片段之間的連接環節保留充足的空間——即影片中某些場景的重復出現和情節的前后呼應,這不僅使得影片在結構上顯得十分嚴謹,節奏也非常緊湊,而且每次的“重復”又有細節的不同處理,更為鮮明地傳遞出情節發展的不同層次和進度。
影片《月球》講述的是月球能源開采站上唯一的員工山姆5號,在一次偶然事件中遇到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克隆人(山姆6號),進而發現自己不過是眾多克隆人中的一個,自己的使命就是被喚醒后工作三年,三年期滿即被焚毀,而支撐他努力工作、積極生活下去的關于妻子兒女、關于家的記憶,其實都不屬于自己;最終兩個克隆人互助合作,使山姆6號返回地球——這樣的以兩個完全相同的克隆人為表現對象的角色設定使得不同場景的重復顯得合情合理又有心理上的震懾力。日復一日的重復工作使得山姆5號保持著一成不變的生活作息:日復一日相同的早餐、相同的健身運動、相同的向指揮中心匯報工作、與同一個機器人進行溝通,如同每次駕駛采能車駛出基地時智能語音重復不變的提示,月球上的生活有著被設定的固定套路。鄧肯·瓊斯的另一部代表作《源代碼》講述的則是在阿富汗執行任務的美國空軍飛行員柯爾特·史蒂文斯犧牲在戰場上后,軀體被一個叫“源代碼”的政府實驗項目使用,植入死于一場火車恐怖襲擊爆炸中的一名叫作肖恩的遇難者的記憶,反復穿越回事故列車調查真兇的故事——每次穿越到事故列車的時間只有8分鐘,于是影片結構上似乎在不停地重復每一個8分鐘:相同的頭腦意識被擊碎,相同的如噩夢初醒一樣回到列車上,相同的女乘客克里斯蒂娜說著相同的話:“So,I took your advice.”女乘客把咖啡灑在他鞋上,列車員來查票……每一次8分鐘都這樣重復。影片中不斷出現的場景重復,使得故事推進像一條直線,平緩穩定。
然而,重復當然不是真正的價值所在,如果真的僅僅是完全復制,影片就無法繼續下去,真正的價值在于每一次重復中的差異所在。[3]影片《源代碼》中,每一次回到列車上的8分鐘都以相同的方式開始,而每次主人公柯爾特·史蒂文斯都會根據情節發展做出不同的反應,影片的看點就在于每一次回到相同的場景中主人公不同的反應造成的不同結果。例如,從第一次來到事故列車時男主人公柯爾特·史蒂文斯的茫然和抵觸、女主人公的疑惑不解逐步發展,到最后一次穿越回事故列車兩人互動的默契愉悅,隨著情節的推進,人物感情也在不斷變化;而觀眾也會保持著對每次不同表現的期待,直到影片結束。影片《月球》中幾次采礦車駛出基地時,智能語音都會重復相同的提示“Searching for longrange comms”,直到山姆5號最后一次駛出基地,智能語音的提示是從未出現過的“Signal established”——此時打破了重復結構的固定模式,必然造成觀眾的高度關注;而此場景中山姆5號與地球上的“女兒”視頻通話的情節,也真正地打動了所有觀眾,成為許多觀影者印象最為深刻的一幕。這種不斷重復中凸顯出來的差異,使得影片故事發展的直線流淌式被打破,平緩進展中出現曲折和波浪,使得線性結構變得更加蜿蜒動人。
二、視覺表現和鏡頭語言:幽閉空間的冰冷之美
也許是根源于導演鄧肯·瓊斯的哲學底蘊背景,其科幻電影慣于用狹小的幽閉空間來容納故事情節,用寒氣刺骨的冷色調來鋪陳視覺效果,構成鄧肯·瓊斯科幻電影獨特的藝術風格。
首先,鄧肯·瓊斯以狹小的幽閉空間為情節發展場所,構造心理上的壓迫感和恐怖感。影片《月球》真正意義上的演員只有一個,那就是飾演山姆5號和山姆6號的山姆·洛克威爾,將近100分鐘的影片中,幾乎全部是山姆·洛克威爾的獨角戲。在偌大的月球上,鏡頭所及全部在這個狹小的月球空間站中,只有兩個相同的都叫作山姆的克隆人和一個僅有簡單表情符號的叫作柯里的機器人。作為月球空間站上唯一的工人,山姆唯一的朋友就是他自己,最多是另一個與自己完全相同的克隆出來的自己,所有的對話不是自言自語,就是對著另一個自己。影片《源代碼》相較之下空間范圍稍有擴大,主要情節開展場所擴大為兩個:運行中的幽閉列車以及“源代碼”項目的實驗基地;影片的人物增加了,但也僅限于列車內固定的若干成員?臻g越是狹小,人物設置越是簡單,越容易使情節表現更加細膩,人物情感表達更為到位。很顯然,鄧肯·瓊斯沒有盲目地對所謂的大場面、大制作趨之若鶩,而是保持著高度的清醒,堅持著自己的一塊“小陣地”,也對自己追求的藝術風格十分明確。(責任編輯:南粵論文中心)轉貼于南粵論文中心: http://www.dcddqc.com(代寫代發論文_廣州畢業論文代筆_廣州職稱論文代發_廣州論文網)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上一篇:中美動畫造型的研究
  • 下一篇:沒有了


  • 版權聲明:因本文均來自于網絡,如果有版權方面侵犯,請及時聯系本站刪除.

    adc影库